首页   |   今日头条

【原创】容大黄金领衔四川金矿行业,但关联交易问题频频

发表于 2022-11-23 17:19 字体  下一篇

四川容大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大黄金,曾用名:木里县容大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木里容大)是以金矿的采选及销售为主营业务的深交所主板拟上市公司。公司主要产品分为金精矿和合质金两大种类。

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容大黄金已成为国内主要的金矿采选企业之一,是四川省重点黄金生产企业。据《中国黄金年鉴2021》,公司在“2020年度各省(区、市)矿山产金一吨以上独立矿山”中排名四川省第一。

但招股书对容大黄金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质量实在堪忧。公司披露的关联销售,交易对方却未披露相关信息;而该关联方对公司的增资事项,也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的合质金产品销售对关联方存在严重依赖,关联交易定价公允性、存货变动合理性或都存疑问。此外,招股书对公司向间接控股股东承租房屋的信息披露存在自相矛盾。

来源:摄图网

关联方未披露关联采购,容大黄金或遗漏关联方增资

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2月15日,紫金矿业集团南方投资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南方)为持有容大黄金10.44%股份的关联股东。

工商信息显示,紫金南方为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紫金矿业;证券代码:601899.SH)下属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紫金矿业通过紫金南方间接持有容大黄金10.44%的股份,按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如果双方发生关联交易,理应认定为关联方,或者至少应比照关联方进行披露。

招股书在“销售商品、提供劳务的关联交易”中显示,2018年至2020年,容大黄金对贵州紫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紫金)、洛宁紫金黄金冶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宁紫金)和洛阳紫金银辉黄金冶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银辉)的合计关联销售额分别为1.14亿元、1.35亿元和1.10亿元。招股书称,上述三家关联方贵州紫金、洛宁紫金和洛阳银辉均为紫金矿业直接或间接控股企业。换句话说,上述三年内,公司对紫金矿业合并口径的关联销售额分别为1.14亿元、1.35亿元和1.10亿元。

但紫金矿业2018年至2020年年报显示,上述三年内,紫金矿业对容大黄金(木里容大)不存在关联采购。是紫金矿业未披露实际存在的关联采购,还是公司虚构了对紫金矿业及其下属公司的关联销售?

无独有偶,容大黄金与紫金矿业彼此不相符的关联交易还包括历史股权变动。

紫金矿业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5月,紫金矿业向木里容大追加投资1293.27万元。

但招股书在“发行人股本形成、变化情况”中显示,2017年3月,木里容大第三次股权转让,向四川发展国瑞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发矿业)转让6%股权,新增川发矿业为公司股东。2019年6月,公司第四次股权转让,原股东北京金阳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向四川舜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舜钦)实际转让2.50%公司股权,引入四川舜钦为新股东。

可是,在2017年3月至2019年6月期间,招股书并未披露紫金矿业及其下属子公司曾经对木里容大增资1293.27万元。

容大黄金有没有遗漏上述关联股权变动信息未披露?有待公司作出合理的解释。

合质金销售完全依赖关联方,库存商品余额异常

招股书在“公司报告期内向主要客户销售情况”中显示,2018年至2020年,容大黄金对关联方洛阳银辉销售合质金的金额分别为566.10万元、2176.50万元和3865.95万元。

同时,招股书在“主营业务收入分产品分析”中又显示,上述三年内,容大黄金的合质金收入分别为566.10万元、2176.50万元和3865.95万元,与向洛阳银辉的销售金额完全一致。换句话说,公司的合质金收入全部来自于向关联方洛阳银辉的销售。

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在“主营业务毛利率分产品分析”中显示,2018年至2020年,容大黄金的合质金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1.75%、74.28%和79.32%,累计上涨了7.57个百分点。但公司的金精矿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7.47%、50.98%和54.46%,累计下跌3.01个百分点。

两相比较,完全依赖关联方的合质金业务毛利率(71.75%、74.28%和79.32%),比金精矿业务毛利率(57.47%、50.98%和54.46%),分别高了14.28个、23.30个和24.86个百分点,两者之间的差异越来越明显。

此外,招股书在“库存商品期后结转成本情况”中显示,截至2019年末和2020年末,容大黄金库存商品中的合质金余额分别为4030.40万元和8047.58万元,2019年度期后结转成本金额为799.56万元,期后销售率仅为19.84%。

如果2020年度,容大黄金未开展合质金生产,那么从截至2019年末的合质金库存商品余额(4030.40万元)中扣除期后结转成本金额(799.56万元),若无其他变动,截至2020年末,合质金库存商品余额应为3230.84万元。按招股书披露的截至2020年末合质金库存商品余额(8047.58万元),那么2020年内公司应至少生产了成本为4816.74万元的合质金产品。

但为了解释合质金库存商品为何期后销售率明显偏低,招股书称,公司合质金库存商品主要于报告期之前生产。那么请问容大黄金,2020年度那新增的4816.74万元合质金库存商品从何而来?

向间接控股股东租赁房屋的信息自相矛盾

招股书在“间接控股股东基本情况”中显示,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区域地质调查队(以下简称:地矿局区调队)持有容大黄金控股股东矿业集团90%的股权,为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当然是公司的关联方。

首次预披露招股书在“租赁房产”中显示,从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容大黄金曾经向地矿局区调队承租位于“成都市天府新区华阳通济桥下街198号11栋1号”的库房,租赁面积为49.60平米。

上述容大黄金向地矿局区调队关联租赁期间,既包括了首次预披露招股书报告期(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的最后一期,也覆盖了更新预披露招股书报告期(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的最后一期。按理说,首次预披露与更新预披露两版招股书都应该在报告期最后一期内,披露公司与间接控股股东之间存在上述关联租赁。可是,两版招股书对此都没有任何一字一句提及。

客服热线:85-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